呵~~~好久沒發表文章了^^a~~~
這篇是絲路行後要上交的感想
因為我想說大家一定都寫日記類的文章
所以我偏不寫 嘿嘿
不過後來還是覺得有日記的影子@@~

這篇寫到最後變成在趕搞 變成在交差了事= =a
誤會社長那篇公告中的期限了~~~~
所以其實沒寫的很好~~~(嘆)
迷之聲:「藉口= =+」

而這篇文章的標題
其實原本是想要寫另一篇文章的
後來........
恩~~~~(茶)

景點也沒有一一記載
恩~~~因為阿~~~
旅行的意義是?

附帶一題
這文章的文體 我宣稱 不是詩
從我的字號確定後我就不寫詩了 嘿嘿
這種文體只是我在BBS這種摸不著右邊邊際所習慣寫的東西
還有 裡面的"妳"沒特別指誰= =
只是為文時為方便所用的代詞
不用特別關切了= =a

以下為本文分隔線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不想撰寫地方誌
我也沒有在寫詩
我只是想 把我的零零碎碎的心情
串起來 與大家分享

契子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在安靜的宿舍裡 我感覺不到一點生息
我獨自坐在電腦前
回憶讓我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麼美麗的回憶 讓我不禁懷疑 這是不是夢境
手上的相機回答 他屬於真實

引子

故事的開始 是聯繫
拜科技所賜
在與蘭大同學見面前
有一位蘭大的學姐已經和我先聯繫上了
可惜在聯繫上到出發前 大家都忙碌
只能寒暄幾句 並期待相聚

出發前
一堆使人疲憊的事情剛結束
期末考剛結束
搬宿舍剛結束
團練剛結束
不過我們依然背著裝滿期待的行囊
愉悅地出發了

滿懷期待的行板

我知道 相遇是預言了分離
但我依然期待著相遇
因為我知道
遇見妳 會是件快樂的事情

歡迎酒總是令人難拒絕
黃湯雖然甜美
兩三杯下肚後
看著燈光閃爍 看著人影婆娑
我趴在桌上 笑著
不在酒的 豈只在山水間

思索道理的慢板

絲路一定是條堅固的道路
因為他自古承受著沈重的希望
至今沿路的光纖上
還承受著來自遠方殷切的思念
我小心翼翼地踏上
這條尋找夢的傳說

[7/5]

[麥積山]
「是無等等」如果是種領悟
那會事怎樣的想法?
是存在著「無上」?
抑或?

[伏羲廟]
伏羲拿著先天八卦說
世上的道理 能一之
上日下月 是不變的變易
我疑惑的問
初六上九的故事
七筆刻痕說了什麼?

[7/6]

[路上]
漫漫長路 我很慶幸
我慶幸著幸好有妳們
使得這趟路不會孤單

[白塔寺]
天上的雲好像離我更近了
安安靜靜的不動
好像明信片一般
但又加上了深度及廣度
視野是更加的寬廣

若說旁邊這片田地曾經是城市
那世上是否還存在著不變?
或是說 「變」就是一種「不變」?

[7/7]

[大佛寺]
佛說涅盤 迦葉微笑
我不懂
般若波羅密多
是不是說
「我沒有死,
只是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旅行」?
那 是不是一種逃避?

[7/8]

[裕固族]
騎著馬 望著遼闊的視野
一杯青稞酒下肚
一首「草原就是你的家」
我徜徉在涼爽的氣候
這裡 有家的感覺

[7/9]

[路上]
望著遠方 看到的不再是海平面
不再熟悉的感覺 令人充滿期待
縱然心中有個底
還是幻想 在地平線的彼端
是不是存在著香巴拉?

[鳴沙山月牙泉]
走在古老的商路上
才發現 原來 這條路 是這麼艱辛
駱駝隊拖著長長的影子
好像在抱怨著
為什麼白天這麼長?
為什麼夜晚這麼久?

月牙泉上月亮還缺著一小角
泉水卻是缺一大角
月影映在水面
是不是說著古難全的苦?

[7/10]

[莫高窟]
菩提樹下
黃河 兩河 在此匯流
各個洞窟都代表著一個希望
各形各色 各式各樣
經歷歷史滄桑
不知你們的願望 實現了沒?

[陽關]
陽關以東 陽關以西
明明就都是沙漠
我只能想像著 向東很遠的地方 就是故鄉
古時來此地的人的心情 會是如何?

[7/11]

[路上]
歸程了吧
大家累的在車上睡
我獨自看著窗外的風景
我發現 遠方的山 在飄
是我累了嗎?
我敲敲坐在我身旁的人
他回答 是我眼花了

[嘉峪關]
擊石燕鳴算是個哀戚的故事吧
我離去時依然不忍聽
城牆上似乎有接著燈管
夜晚時這裡也許會像沙漠中的貓眼一樣明亮

[7/12]

[山丹明長城]
最後一個景點了
其實沿路時常看到斷缺的牆
在這下車觀賞
算是對整趟旅遊行程畫個休止符吧

[蘭州]
有種到家的感覺
雖然離家還很遙遠

看透紅塵的快板

若我明瞭 分離是因為相遇
那我應該開懷的笑
因為緣份 因為相遇

可惜我不是迦葉
我不了解緣 更不知道涅盤
我泛紅著眼睛笑著
用顫抖的聲音唱著
聚首 相會

後記

思念 就像是把妳的影子 帶到了身邊
只要張開眼 就彷彿見著了妳
將擦身而過的路人 錯認為是妳
將聽見的呼喚聲 誤以為是妳
只是 影子終究只是妳的身影
不是妳

我再度迷失了
在以思念命名的城市
我漫步在天水路上 尋不著蜿蜒的山路
我行進在敦煌路上 聽不見孤寂的駝鈴
我奔跑在蘭州街上
卻依然找不到
找不到思念的妳

我只能尋找 尋找 尋找
來到一個以莿竹包圍自己的城市
回到紫荊與丁香的懷抱中
當我經過宿舍旁的相思樹時 我說著相思
當我走到學校裡的梅園時 我嘆著
是因為沒緣嗎?
那又是什麼 使我們相聚

Coda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對妳而言
思念與照片不構成活著的理由
我是否像路人般 從妳眼前經過
在經過之後 對妳來說
是不是就一一的死去了?

我確信我活過來了 當我見到妳上線時
溝通與交流 足以確立我的存在
約定和承諾 更堅定了我的想法
我們會再聚首
看那玫瑰含苞 杜鵑綻放的時候

D.C.
創作者介紹

Shenk

She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